中国经济绿色发展不平衡 呈从东南沿海向西向北逐渐递减态势

中国发展网 2018-04-26 16:26

中国发展网 4月26日 记者刘丹阳报道 

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主办,首都发展与战略研究院承办的《绿色之路——中国经济绿色发展报告2018》4月26日在京举行。中国人民大学国发院研究员、经济学院教授石敏俊介绍,中国经济绿色发展之路具有绿色发展不平衡,短板制约明显,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不协调,空间集聚负外部性与可持续性之间存在冲突等特征。

绿色发展是五大发展理念之一,也是新时代社会主义重要思想的组成部分。十九大报告里已经明确的提出,要建设现代化,是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现代化,既要创造更多的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以满足人民日益增长的生活需要,又要提供更多的优质生产产品,以满足人们对优美生态环境的需求。树立和践行“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理念,形成绿色发展方式和生活方式,加快建设美丽中国,才能推动中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轨道。为此,有必要科学认识和评价中国经济绿色发展的现状,诊断绿色发展的存在问题,进而探讨中国经济绿色发展的实现路径。

当前,中国经济仍未从根本上减轻对资源环境的依赖。资源消耗多、环境污染重、生态损失大,已经成为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进程中的突出短板。报告针对绿色发展评价存在的问题,依据中国经济绿色发展的理论内涵,构建了三位一体的绿色发展评价逻辑框架以及基于三位一体逻辑框架的绿色发展评价指标体系,并采用效用函数合成法,突出短板因素的制约作用,计算了省级尺度和城市尺度的绿色发展指数,对全国31个省区、100城市的绿色发展之路进行了评价。

QQ截图20180426161657

本报告的评价结果显示,我国绿色发展不平衡。绿色发展综合得分呈从东南沿海向西向北逐渐递减的态势,东部沿海地区绿色发展优势明显,高值的省份和城市主要分布在沿海地区,低值的省份和城市大多分布在北方内陆地区。在省区尺度上,浙江、广东、江苏名列前三甲,在城市尺度上,深圳、杭州、北京、广州、上海名列前五名。

国家统计局国民经济核算司资源环境核算处一级调研员邱琼在会上指出,“我认为绿色发展是中国经济突破资源环境约束的一个根本的出路。在报告的具体研究当中,也揭示了经济发展,我们国家31个省经济是不平衡的,而且不平衡是很突出的特点,揭示了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动态关系,一个是阶段性特征,还有是区域性特征,开拓了绿色发展评价的新思路。”

报告指出,与国家统计局发布的绿色发展指数相比,本报告突出了绿色与经济的协调平衡。国家统计局在2017年底发布了2016年绿色发展指数,也出现了绿色发展指数评价结果与公众满意程度评价结果相背离的问题。国家统计局的绿色发展指数偏重“绿色”,大部分指标是生态环境方面;本报告的绿色发展评价则强调经济发展、可持续性、绿色发展能力三个维度的协调平衡。国家统计局的绿色发展指数采用加权平均法进行指数合成,本报告采用效用函数合成法,突出了短板因素的制约作用,避免了某个单项指标过于突出而带来的“一俊遮百丑”的弊端。在国家统计局的绿色发展指数中,京闽浙三省市位列前三名;在本报告中,前三名省份为浙粤苏,北京从第一名跌落到第4名。

报告表明,绿色发展存在明显的短板制约。无论是省区尺度,还是城市尺度,绿色发展的短板制约较为突出。从省区尺度的一级指标看,10个省份存在经济发展的短板制约,11个省份存在可持续性的短板,10个省份存在绿色发展能力的短板;从二级指标看,出现频率较高的短板因素主要是生态健康、收入分配与社会保障、低碳发展、资源环境管理等。在城市尺度上,许多城市存在着短板制约,或经济发展滞后,或可持续性较差,或绿色发展能力得分较低。譬如,南昌、常德、株洲、南宁、柳州、桂林、湛江、海口等地,尽管可持续性得分较高,但由于经济发展滞后,拖了绿色发展的后退;北京、上海、广州、天津、武汉、成都等城市经济发达,但环境质量退化,可持续性受到了损害。

需要注意的是,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的不协调现象突出,金山银山和绿水青山之间的冲突仍然存在。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的关系在不同省份和不同城市呈现出不同的状态,导致绿色发展的空间分化。依据经济发展与可持续性之间关系的不同,31个省区和100个城市可以分为低位开发区域、绿色坚守区域、协调发展区域、经济先导区域四个类型。低位开发区域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性得分均较低;绿色坚守区域的经济发展得分远低于可持续性得分;协调发展区域的经济发展和可持续性得分较高且接近;经济先导区域的经济发展得分远高于可持续性得分。

不同类型的区域应当制定不同的绿色发展路径。低位开发区域的绿色发展要从转变经济增长方式和调整产业结构入手;绿色坚守区域要在保持可持续性的前提下,以合理方式加快经济发展;经济先导区域的当务之急是强化生态环境治理,改善可持续性,满足当地群众的环境质量改善诉求。

报告发现,空间集聚与可持续性之间存在冲突,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不容忽视。经济活动的空间集聚使得一定空间范围内的资源环境负荷加大,增大了环境管控压力,经济先导区域已经显现出可持续性受到损害的问题。低位开发区域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更加突出,在经济密度不高的条件下提前进入了可持续性下降的通道。中国经济绿色发展必须充分认识并高度重视空间集聚的负外部性,把绿色发展与空间发展规划有机结合起来。

从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关系来看,报告结果显示,只有江苏、浙江、广东、北京这4个省份已经走在朝着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内在统一的道路上;上海、天津、山东、福建、重庆和湖北等6个省份在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的脱钩方面表现不错,但尚未实现绿水青山和金山银山的内在统一;其余省份仍然处于以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脱钩为目标的发展阶段,没有实现经济增长与资源环境负荷的脱钩,更没有实现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内在统一。

“通过研究我们也看到,我们的工作还在路上,绿色发展还在路上,我们还任重道远。我们根据不同的地区,处于不同的阶段,也处于不同的类型,这些不同类似的区域,可能也需要有针对性的制定不同的绿色发展的路径,像低位开发城市的区域、绿色建设的区域、建设发展区域,应该符合他们自己的情况,制定绿色发展的路径。”石敏俊给出了他的建议。

责编:刘丹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