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花式”做法促进家庭医生落地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5-17 20:22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荆文娜

5月19日,是世界家庭医生日。最近几年,随着我国分级诊疗改革的深入推进,相关各方越来越重视发挥基层医疗机构的作用,家庭医生也被赋予了“健康守门人”的重任,并努力成为居民的首诊医生,为签约服务对象提供针对性的基本公共卫生、基本医疗、预约转诊、病伤康复、健康管理、长期照护等连续协同的健康服务。

经过几年的摸索,不同的地方根据各自情况不同,针对家庭医生目前的现状进行了各具特色的探索。各地的家庭医生如今都发展得怎么样了?在此我们为大家梳理一番。

北京:家庭医生多了“健康伴侣”来分忧

此前,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家庭医生签约工作已经在社区医疗机构全面展开,但仍需直面基层医疗资源不足的问题。2015年底,北京市共建立社区卫生服务团队3500余个,但与北京市2170万常住居民人口服务需求相比,仍缺少近2万名医务人员。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17年底,北京市家庭医生签约已达800多万人,签约率达39%。慢性病、孕产妇、老年人等重点人群签约率已超91%,约有501万人。

尽管如此,北京市新一轮医改开始后,基层医疗机构就诊量明显增加。有测算显示,一个全科医生一天看20多个病人就满负荷了,但目前在一些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每个全科医生每天接诊量将近100个。且除了看病,他们还需进行基本公共卫生项目、慢病随访、健康教育和指导等工作,社区全科医生的工作量都是超负荷。记者从北京市方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了解到,中心约有30余名全科医生,签约家庭医生式服务的医生与患者比例约为1:1000,

基层医生数量严重不足。

不过,家庭医生人员紧缺问题在北京有望缓解。北京市社区健康促进会会长吴永浩在近日透露,今年北京将率先在50家社区医疗机构试点“健康伴侣”。吴永浩解释,现在社区医疗服务需求量大,尤其是社区里一些行动不便的老年人特别希望能有专业人员进行相关辅助性上门服务。现阶段,北京社区健康促进会主要负责调动社会医疗资源,为社区医疗机构现有的家庭医生团队提供辅助医疗,其中包括与“六助”(助医、助护、助康、助药、助救和助养)相结合的延伸性特色服务。这些“健康伴侣”主要是北京市二级以上医疗机构多点执业的医护人员和一些私立或公立中医、康复等专业医疗机构的人员,具备康复、护理背景和资质。未来,他们将配合家庭医生,为居民提供上门服务等健康维护和照护。

记者了解到,“健康伴侣”在上门服务费用方面,除失能老人、残疾人等特殊人群享有政府补贴外,其他居民在享受上门医疗服务时需支付一定劳务性费用,上门服务过程中所需的药物、针剂和鼻饲管、尿管等医疗耗材等均由社区医疗机构统一结算,医保可以报销。具体的服务项目也会根据居民的实际需求,定期做相应调整。

据悉,“健康伴侣”今年打算先在50家社区医疗机构进行试点,随后再进一步向全市的社区医疗机构推广。吴永浩认为,事实上,北京并不缺少医疗资源,关键在于如何盘活存量。除了一些专业性较强的检查须在大医院进行外,内科、妇科、儿科等常见疾病,基层医疗机构做技术支持已基本具备条件。

上海:家庭医生不仅管健康,还要管费用

早在2011年,上海就作为一个“医改重镇”在10个区县试点家庭医生制度。与大多数地方的家庭医生一样,在上海,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推广之初也经历了医生少、待遇低、药品缺、进展缓慢等问题。不过,去年在上海召开的全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现场推进会上的数据显示,目前上海市家庭医生共签约常住居民超过1000万人,签约率超过45%;签约居民人均就诊频次比上年同期下降0.56次,居民就诊下沉社区效果初显。

上海家庭医生服务取得目前的进展首先离不开政府的大力投入,其实,上海市针对社区卫生服务的综合改革布局早在2011年前就开始了。以第二阶段为例,该阶段主攻目标为运行机制改革,包括收支改革、绩效考核、医保政策、基本药物等。经过以上改革,上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达到“政府保障公益、全科队伍充实、服务内容综合、服务模式主动、医疗保障引导、理念深入人心”的效果。上海市社区卫生服务管理中心主任万和平此前曾介绍,以政府保障公益为例,上海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部由政府来举办,2015年财政投入达到43亿元,平均对每个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年投入1000多万元。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为了做好慢性病管理、健康管理工作,上海规定社区卫生服务中心要提供家庭病床,并规定城区新建家庭病床要达到15‰、郊区要达到31‰。同时,所有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全面实施医保费用预付管理和收支两条线管理: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疗、药品等全部收入上缴专用账户,而支出全部纳入部门预算管理,医务人员收入在绩效考核后由财政予以保障。

更难得的是,上海的家庭医生不仅管健康,还要管费用。例如在斜土社区卫生服务中心,医院会对医生的每张处方做出点评,研究、拒绝不合理处方。在莘庄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探索建立了由信息系统支撑的医疗费用管理机制,对签约居民已发生的费用进行统计分析,发现不合理使用情况后提交医务部门审核。目前该中心签约居民每人月均累计门诊费用为604.95元,比全市平均值低57.64元。

据悉,2011年上海启动的家庭医生制度试点,以签约为主要任务,引导居民认识、接触与逐步接受家庭医生服务,即上海家庭医生制度1.0版。2015年11月,在家庭医生签约基础上,上海市启动“1+1+1”医疗机构组合签约试点,即居民可自愿选择一名家庭医生签约,并可再从全市范围内选择一家区级医院、一家市级医院进行签约,优先满足本市60岁以上老年人、慢性病居民、孕产妇、儿童等重点人群签约需求,着力打造家庭医生制度2.0版。“1+1+1”签约后,居民在签约医疗机构组合内就诊,或通过家庭医生转诊至其他医疗机构,在就诊流程、预约等待、配药种类、配药数量等方面均可享有优惠服务政策。

宁波:签约付费机制让家庭医生干劲十足

面对家庭医生面临的人员缺口及繁重琐碎的工作,如何激励基层医务工作者的积极性,把人留住是不得不思考的问题。目前大多数家庭医生服务签约均为免费,签约居民工作时间外的咨询服务也大多为免费。如需上门服务,也仅是象征性收取较低费用,这使得基层不断有人才流失。为此,业界对签约付费制度的呼声日益高涨,个别地方也已开始先行先试,例如浙江省宁波市。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了解到,2015年5月,宁波市开展了新型契约式家庭医生服务制试点,通过建立政策保障、便民惠民、医生培养等机制,推进分级诊疗制度建设,提升基层医疗卫生资源利用效率和服务水平。为了提高居民签约家庭医生参与率,引导群众形成以家庭医生首诊为基础的就医格局理念,同时关键的是把医生留在基层,宁波市健全了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收付费机制,建立了费用多方分担机制。该机制暂定现阶段家庭医生服务费为每人每年150元,由医保基金、公共卫生服务经费和居民个人分别承担50元,对困难群体的个人承担部分由社会救助专项资金支付。试点开展一年时间,全市家庭医生签约居民总数27.2万人,其中老年人和慢性病人等重点人群签约数22.2万人。

另外,宁波市还建立了医保差异支付机制。拉大不同级别医疗机构报销比例差距,提高居民在综合性医院住院起付线,明确参加居民医保的老年签约者,在基层住院报销比例原有基础上提高5个百分点,经家庭医生转诊到综合医院住院报销比例提高3个百分点,引导居民优先利用基层医疗卫生资源。

除此之外,宁波市还建立了服务价格调整机制。从政策上完善支持家庭医生劳务价值收费价格体系,调整家庭健康巡诊服务费为50元每人次,健康管理咨询服务费为25元每人次,提高医护人员下沉基层的积极性。

宁波这一做法取得了积极成效。2016年数据显示,宁波市148家基层医疗机构已开展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签约家庭医生3130名,组建家庭医生服务团队1240个,

对签约居民共提供诊疗157.4万人次,减免一般诊疗费576.7万元。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