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化浙江:神仙居诗意栖居鲜活古镇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5-17 20:22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张洽棠

文化部和国家旅游局合并成为新的文旅部,被大家称为“诗和远方终于走到一起”,那么文化和旅游究竟如何打通呢?

近日,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调研走访了位于浙江省台州市神仙居景区,在这里看到了文化和旅游融合的典范,神仙居作为重走盛唐之路“文化浙江”的典型,不仅让诗和远方走到了一起,而且对于古村落等文化遗产的保护也恰如其分。

文化浙江:重走唐诗之路

在文化和旅游深度融合发展的背景下,浙江省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要积极打造浙江唐诗之路,助推“文化浙江”建设。《中共浙江省委浙江省人民政府关于推进文化浙江建设的意见》也指出,要推进优秀传统文化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让优秀传统文化活起来、传下去。

该《意见》指出,系统研究梳理浙江历史文脉,加强对浙东学派、阳明心学和浙江近代人文思想以及和合文化、浙东海洋文化、治水文化、运河文化、浙江名人等的研究,深入挖掘浙江文化底蕴,推出一批有重要影响的原创性成果和标志性成果。

早在1300年前,李白、杜甫、白居易、孟浩然、刘禹锡、贾岛等400多位唐朝诗人,从钱塘江出发,一路载酒扬帆、击节高歌,途经500多公里的水路,留下了1500多首经典唐诗。他们行走的这一线路,被今人称之为“浙东唐诗之路”。唐诗之路是指唐朝一条诗人来往比较频繁,对唐诗发展有着重大影响的古代的旅游风景线,它是一条有形的路,更是思想之路。

翻开厚厚的《全唐诗》,就像剖开一部浙东的文化史,层层叠叠可以看见浙东山水中镌刻着的文化密码,在这两万多平方公里的山水中隐没着一个放浪形骸的黄金时代。文学和生活、天地、自然之灵相结合,山水,从这里开始。大写的自然,成为古代文人取之不尽的精神源泉。

神仙居:诗和远方的邂逅

“天姥连天向天横,势拔五岳掩赤城,天台四万八千丈,对此欲倒东南倾。”唐代大诗人李白的《梦游天姥吟留别》尤响耳际,千年前,李白行走在奇山秀水,留下传颂千古的著名诗篇;千年后,大家追寻诗仙脚步,重拾天姥文化的古韵悠悠。

神仙居,古代名山,古名天姥山,又名韦羌山。因李白《梦游天姥吟留别》闻名于世,现为国家5A级景区。山上留有清朝乾隆年间县令何树萼题“烟霞第一城”,意云蒸霞蔚之仙居,景色秀美,天下第一。

神仙居地质构造独特,是世界上最大的火山流纹岩地貌集群,一山一水、一崖一洞、一石一峰,都能自成一格,形成“观音、如来、天姥峰、云海、飞瀑、蝌蚪文”六大奇观。神仙居景区分南海、北海两块,“西罨慈帆”、“画屏烟云”、“佛海梵音”、“千崖滴翠”、“犁冲夕照”、“风摇春浪”、“天书蝌蚪”、“淡竹听泉”被称为神仙居新八大景。

仙居广电传媒集团董事长张海耀用一句“神仙居是仙居人的骄傲”,表明神仙居在他内心中的地位。神仙居旅游集团董事长陈子干则把神仙居比作一个人,他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一个景区除了外在的美,还需要一种内涵的积淀,这是一种超越时间、季节的存在。神仙居景区每天都在生长,它的变化离不开所有为它默默付出辛劳的人们。为了把它充实起来,我们要很用心地去赋予它更多的内涵,从而更好地去发展它。

扯一片神仙居的雾,掬一捧永安溪的水,湖光山色,云雾雨声,深浅之间拿捏得当,谈笑之下风生水起。

“世人都晓神仙好,惟有功名忘不了”,不过当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真正到了神仙居,功名什么的都早已抛到九霄云外了,毕竟“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

“云端之上,神仙居所”,清泉汩汩,涛声阵阵,如来五指,观音合十,大自然鬼斧神工都不足以形容其神其韵,唯有水木清华对联尤适:“槛外山光历春夏秋冬万千变幻都非凡境,窗中云影任东西南北去来澹荡洵是仙居”。

“山不在高,有仙则灵”,诗仙李白,灵气万丈,“太白梦游处,烟霞第一城”,千言万语,皆属多余,唯有沉醉,方得其道。

文化遗产:或应“修旧如初”

《意见》指出,推进历史文化名城名镇名村、历史文化街区保护和城市特色风貌管理,抓好古村落古民居的抢救性、预防性保护。大力发展丝绸、茶叶、青瓷、木雕等具有浙江地域标记的历史经典产业,形成一批有历史文化价值的特色小镇。

皤滩古镇和高迁古村落,是镶嵌在仙居山水田园间的两颗传世遗珠。

皤滩镇是永安溪独一无二的五溪汇合点,故皤滩有夜观五月(指五个月亮倒影)之景。也是水陆交汇之地,沿灵江、永安溪的水路在皤滩拢岸,通往浙西的苍岭古道也在皤滩起步,这种连接东南沿海与浙西内陆的优越地理位置,使得她成为古代浙东南山乡的一个著名商埠和古代食盐之路的一个重要中转码头。

鼎盛的清朝中期,皤滩古镇颇具规模,主街道呈“龙”形,鹅卵石铺嵌,弯曲有致,长达2公里,街面石板柜台比比皆是,古镇区集中大量明清古建筑群,丰富多样,有商家老店、民居古宅、书院义垫、祠堂庙宇林立。

而高迁古民居始建于元代,几经变迁,现存建筑保留了明末清初的风貌,依照太和殿模式,相继建成六叶高迁古民居马头四开檐“三透九门堂”楼房13座,除烧毁2座外,仍有11座宅院,完整的格局一如往昔。每一座宅院各具风格,外形优美,宅院装饰十分讲究,木雕、石雕、砖雕、悬雕、浮雕,巧夺天工。

高迁古民居是吴氏一族集居地,保存有十三座明清年间仿照太和殿建成的古宅院,是典型的江南望族居住地。吴氏一族始于五代(梁)光禄大夫银青,史上曾涌现出北宋龙图阁直学士吴芾、南宋左丞相吴坚、明代左都御史吴时来等杰出人才,至十七世浙东副元帅、怀远将军兼仙居县尹熟公来高迁居之。

在走访皤滩古镇和高迁古村落之后,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惊叹于古建筑的精美,它们犹如被历史尘封了的绝世容颜,恍惚穿越时空的相见。

中国人民大学历史系教授毛佩琦教授提出了“修旧如初”的概念,他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之前人们对于古建总是会提出修旧如旧的理论,实际上这是错误的,修旧如旧难道就是让它保持破损吗?那是不对的,应该是修旧如初。毛佩琦还认为,旅游发展是改善当地民众生活最直接的方式,因此,在旅游开发与保护古镇古建的同时,应让古村落居民们生活质量得到提升,生活环境得到改善。

北京作家协会副主席毕淑敏则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表示,除了游山玩水的参观外,可以让游客体验传统无骨花灯或是当地美食的制作,让游客留下来,慢品仙居生活的不同。

陈子干则表示,在古镇和古村落的保护上,走的是“活着的古镇”“活着的古村落”,并不会将村民迁出,而恰是因为当地居民们居住在老宅,让这些历史的遗迹有着生活气息和生命力,才更是展示了历史中当地传统、地方文化的重要性。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