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乐兴趣班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5-18 01:42

真正对孩子有实际意义的,其实是很少几个爱好,甚至只要有一两个就足够了。为了这些爱好,孩子究竟付出了什么,有了什么成就,才是最能让孩子的能力和性格闪光的。

直到如今,中小学教师资源仍严重不足,师生比降不下来。既然校内得不到好的教育资源,那就只能花钱到校外补。但校内的课程又占了大部分时间,学生只能利用课外,拉长了总体学习时间,学生负担不重才怪。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季晓莉

都说21世纪最重要的是人才,但是在如何培养孩子的问题上,当今以“80后”“90后”为主的父母们,都不再将学校教育作为唯一来源。他们把目光投向了广阔的课外兴趣班、补习班机构,那里现在是中国教育市场的一片红海。

兴趣班报名:“别人家的孩子”更好?

北京一年级小学生星星的妈妈最近挺焦虑的,因为她觉得自家孩子似乎“学得太少”。

周一下午钢琴,周二下午跆拳道,周三下午钢琴、英语和在线英语,周四下午跆拳道,周五晚在线英语,周日在线英语和英语。这就是星星每周的兴趣班日程表。因为学校基本上都是4点前放学,一年级也还没有太多功课,星星妈妈怕他在家看电视,把傍晚的时间都安排得满满当当。除此之外,星星妈妈手机里还有每天推送一次的英语绘本和成语故事音频节目,以及一款天文知识音频节目作为星星晚上睡觉前的“点心”。

这些课程是和孩子商量着报的。但当她比照其他朋友或同学家长给孩子报的课程,又觉得似乎给孩子的选择面窄了一点:其他孩子还报了绘画、舞蹈、武术、书法、围棋、花样滑冰、轮滑、乒乓球、击剑、游泳、体能训练、奥数、作文、机器人编程、乐高……

她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给孩子买了架钢琴2万元,每年学费2万元;机构英语每年学费3万多元,线上英语每年2万多元;跆拳道每年学费7000元。光是现在这几个兴趣班,每年投入加起来近10万元,占家庭年收入比重高达15%,已经与房贷月供差不了多少了。而且培训机构还有一招,年年涨学费,如果想“优惠”,往往在下一学年开始之前半年,就要提前交学费。各家机构都差不多,家长只能吃这一刀。

星星妈妈已经给星星报了外教兴趣班、线上外教课程,每天还让他读一本分级英语绘本,但星星的英语提升速度仍然达不到她认为的理想水平——《做孩子最好的英语学习规划师》一书的作者盖兆泉,她的孩子小学还没毕业就已经精通英语。互联网时代,人人都能看到那些公众号推送的“牛娃”事迹,对比自己的孩子,焦虑感直接就传送过来了。

做家长更心累的一点是,如今线上教育资源浩如烟海,音频、视频课程多如牛毛,没有点眼力真是搞不清如何选择才能性价比最优。如何给孩子最好的教育,是一件头疼的事。

想不累?可以,星星的同桌从幼儿园开始就没有报任何兴趣班,结果呢?语文默写没几个字能写对,100分的数学两位数加减法只能得30多分,英语上课直接就听不懂。“老师默认你家孩子在幼儿园时就已经‘格式化’。”一位家长幽默地说。

上兴趣班:“标配”下的苦与乐

由于育儿微信公众号的发达,海内外的“学霸爸”“虎妈”分享了很多国外的教育信息,国内外教育在某种程度上信息鸿沟不复存在。兴趣班不仅不是可有可无的选项,而是成了孩子在学校之外学习的“标配”。对标欧美开始成为国内父母追捧学习的对象。

“憨爸在美国”最近在大秦教育公号的一篇文章里写,每个周末都是他最忙的时候。周六的安排短短一天有6种兴趣学科:

8:00~08:45起床,伺候娃吃早餐

8:45~10:30开车15分钟送憨憨去健身馆,有体能训练课

10:30~12:30开车25分钟送憨憨去击剑馆,有击剑课12:30~14:00吃午饭

14:00~15:00做数学题

15:00~15:30放松30分钟,玩一局国际象棋

15:30~16:00练钢琴

16:00~16:15放松15分钟,在院子里打篮球

16:15~18:20开车5分钟送憨憨去Russian Math(硅谷一家数学培训机构),有数学课

18:20~20:00吃晚饭

20:00~20:45做钢琴的Theory(乐理)作业

20:45~21:15鉴于表现出色,奖励30分钟游戏时间,然后洗澡睡觉

“有时候我越来越觉得辅导娃学习,最累的倒不是孩子,而是父母。你看这会儿憨憨在上击剑课,他玩得很开心,有一帮朋友,但是我却缩在车里敲着电脑,水都不敢喝多,因为这地方连个厕所都没得上。”他说,虽然苦点累点,但是如果希望孩子能出点成绩,父母这种坚持是必须的。

作为少儿培训的决策者和买单者,随着“80后”“90后”们逐渐完成人生“进阶”,年轻家长们对教育的认知越来越清晰,应试已不再是唯一要求。家长们在选择培训机构时更加注重品牌、给孩子的体验以及能力的提高。

“大动物小动物”公号创始人有一儿一女,她认为,性格培养和社交发展是孩子上兴趣班最有意义的一点。

“有一些家长不希望孩子在学龄前参与兴趣班,认为技能和爱好什么时候开始培养都可以,学或不学,早点学或是晚点学,几十年之后再看根本没什么影响。而对孩子一生而言最重要的是性格、情商、毅力、时间管理能力。但这些家长有没有想过,以上所有这些美好的性格都要怎么培养呢?”她认为,如果一个孩子在培养兴趣爱好的过程中学会了坚持、合作、自制、管理情绪,这样的效果远远胜过家长絮絮叨叨的千言万语,甚至不需要家长明确提出这些关键词。

“大量枯燥的积累和短暂完美的发挥,这就是我们成年之后生活和工作的写照,孩子们从兴趣班就开始体会,为未来的人生做准备,在我看来确实不是一件坏事。最重要的一点是大家是平等的,这里面没有成年人让着你哄着你,依靠自己的力量去说服别人解决问题,这就是今后社会最真实的样子。”她认为。

留美多年的竞波有两个正值青春期的女儿。在大女儿申请美国高中的时候,她在申请资料上看到了3个问题:你有什么课外活动和兴趣爱好?你为这个兴趣爱好每周花多少时间?在这个兴趣爱好上,你目前达到什么水平?

“这3个问题非常简单,但很多学校都要求填写,包括申请大学的时候也经常会遇到。我第一次看到后的想法是,如果十几年之前就能看到它们,该有多好。”她现在才领悟到,让孩子真正有成就感的,是那些无论遇到多少问题、多少障碍,都咬着牙完成的项目。“真正对孩子有实际意义的,其实是很少几个爱好,甚至只要有一两个就足够了。为了这些爱好,孩子究竟付出了什么,有了什么成就,才是最能让孩子的能力和性格闪光的。”她说。

有的家长说,在孩子小的时候,让他广泛接触各种不同兴趣班,等年岁渐长,确认哪些兴趣是其所长,再把兴趣班减少下来也不错。“大浪淘沙”的办法固然不错,但是需要家长的财力雄厚,毕竟不是一两节课就能筛选出哪个兴趣爱好更值得学。

“水寒说语文”博主认为,普通人学艺术不要轻易相信“一万小时理论”,不是非要去做艺术创作,而主要是艺术欣赏,完全可以“眼高手低”。“孩子长大后,去参观各种类型的艺术博物馆的时候,可以说出个子丑寅卯就好了。去听一场音乐会或者看一场舞蹈表演,能够说出好在哪里,不好在哪里。平时自己也能自娱自乐地画几笔,弹一段。有这样的一些能力,就已经足够了。审美能力和审美情趣,对一个人一生而言,非常重要。”

但另一位育儿达人Ki妈则认为,乐器是极具技巧性的,不训练、不坚持,孩子就不能享受到乐器带给他们的快乐。“我们常常会妖魔化各种兴趣班,觉得上兴趣班就是剥夺了孩子快乐的童年。其实,任何学习,不管是运动还是学科知识或是棋类,都是需要花费时间和努力的,没有什么是可以轻轻松松就取得成果的。”

课外辅导班:没有办法的办法

课外兴趣班固然有这样那样的问题,但总体来说还是围绕综合素质展开的教育,很大程度上弥补了校内教育的短板。但是在当下,当孩子升到高年级,功课的补习便取代兴趣成了课外班的主要组成部分。

“全民补课”有多普及?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所在的北京市西城区某办公区旁有一家“学而思”,到了寒暑假来上补习班的学生太多,以至于家长开来的车严重堵塞了交通,旁边的好邻居超市不到中午11点半盒饭就卖光了。

北京市海淀区的某课外培训机构,仅仅海淀黄庄一个教学点就招收了300多名孩子。一位知名中学初二学生家长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他们学校初二成绩最好的重点班,全班45个孩子只有4个孩子没有在培训机构参加课外辅导。“现在的状况是,成绩好的孩子也补课,成绩不好的孩子更补课,你追我赶。”

为什么要上培训班?这位家长回答:“上课教学内容和考试内容有些脱节。不知道是不是为了赶进度,为初三复习留出充足时间,老师讲得太快太简略了。而且课上讲的内容容易,作业和试卷难。学生们学得一知半解,考试时成绩不理想。”

另一位家长杨先生认为,“超标”从课堂延续到课外培训班,都有类似的情况。“课堂的‘超标’来自测验卷,真的和教学内容不太一样,需要学生课后大量自学,于是,一些课外班用‘提前学、超标学’的方式,使学生的负担进一步加重了。我们家孩子初二第一个学期时,所有初中知识都学完了。本来应该根据孩子的年龄和心理发育程度,传授一定的基础知识,最重要的是培育孩子健康的人格和品德。但是现在的情况怎么样呢?不上吧,不行,别人都学完了,你还一点儿不会呢。上吧,你追我赶,真的喘不上气。不要在学习上再给孩子加码了!”

“我们有一些家长,费了很大的气力,好不容易让孩子上了一个心目中理想的学校,结果是放着学校的优质资源不去利用,反而再花大价钱去找课外班来补课。甚至不关注孩子在学校上课的情况,反而更关注孩子在课外班上课的情况,因为觉得课外班花的钱多,肉疼,就要让孩子一定要好好听,要有大收获才能回本,反而忽视了学校的免费的课程。这种做法真是捡了芝麻,丢了西瓜,严重的本末倒置了。”“水寒说语文”博主说,他看到太多的家庭,宁愿每小时花1000元找老师补课,做各种练习题,也不愿意花100元给孩子买几本好书来读。

事实上,随着近年来国家各种深化教育改革政策的出台,考试也有大幅调整的趋势,从原来着重考查死记硬背知识点,转向到着重考查学生实际生活中解决问题的能力,而这样的能力,还真不是“刷题”就能够解决得了的。

但只要中小学教育仍基本在分数的指挥棒下运作,杜绝课外补习班是不现实的,因为家长选择给孩子报补习班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孩子的长远发展如何衡量难以量化,显然不如某科成绩的短期提升来得具体,来得迫切。

减负:科学配置优质教育资源才是关键

中国投资咨询网统计数据显示,目前我国0~14岁人口数量约为2亿,国内儿童课外培训市场规模超过300亿元,且以每年15%的速度增长。每年参加各类培训的儿童超过1亿人次。整个课外培训市场都因为日益增加的需求而成为“富矿”。

2017年,博实乐、红黄蓝等4家教育企业先后在美股成功上市。同年,睿见教育、大地教育等6家教育企业赴港上市。进入2018年,国内民办教育机构资产证券化不断提速,6天之内就有3家国内教育机构上市。火爆的少儿培训市场背后,也存在着进入门槛低、教学质量良莠不齐、竞争无序、价格混乱等现象。

今年全国两会上,教育部部长陈宝生在回应学生“减负”问题上明确表示,要规范教育秩序,治理整顿各类培训机构。“各种成功学、各种培训机构的广告满天飞,带来的结果就是家长的口袋空了,学生的负担重了,学校的教学秩序乱了。”他说。

而《关于切实减轻中小学生课外负担开展校外培训专项治理行动的通知》《关于做好2018年普通中小学招生入学工作的通知》《关于规范管理面向基础教育领域开展的竞赛挂牌命名表彰等活动的公告》几份文件形成合力,瞄准的就是“炙手可热”的“超负荷补课”市场。

北京市教育委员会副巡视员冯洪荣近日透露,目前北京至少有3万个民办校外培训机构,分布不均衡,海淀区和朝阳区较为集中。近期北京市将对校外培训机构进行专项治理,2018年6月底前完成全面部署和排查摸底,年底前完成集中整改,2019年6月底前建立健全监管长效机制。

但是,“减负”口号的提出已经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了。

据《光明日报》报道,近50年来,我国一直在呼吁减轻学生学习负担。1964年,教育部颁布了《关于克服中小学生负担过重现象和提高教育质量的报告》。1978年,邓小平同志在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的讲话中指出:“学生负担太重是不好的,今后仍然要采取有效措施来防止和纠正。”1988年,国家教委专门发布《减负的若干规定》。2000年2月,教育部发布紧急通知,要求“切实把小学生过重课业负担减下来”。2010年,国务院印发了《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和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年)》,首次将“建立中小学生课业负担监测制度”写入教育规划纲要中。“在世界范围内横向比较,我国的教育投入处于中等偏下水平。很多地方将有限的投入进一步集中到某几个学校,结果自然是大家想办法往最好的学校拥挤。于是有了重点校,有了学区房,有了‘择校热’。上学投入加大了,自然期望值就高,学生就累。直到如今,中小学教师资源仍严重不足,师生比降不下来。既然校内得不到好的教育资源,那就只能花钱到校外补。但校内的课程又占了大部分时间,学生只能利用课外,拉长了总体学习时间,学生负担不重才怪。”“水寒说语文”博主认为。

“真正减负要扩大教育资源,回到育人为本,提高教师待遇,吸引优秀人才。”有专家表示,减负“一刀切”的结果很可能是将这些个性化的需求“从地上转到地下”,进一步增加家庭教育的支出成本,非但无助于减负,反而有可能是“增负”。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