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惧贸易霸凌主义,我们的“底气”来自强大的内需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7-11 15:40

编者按

7月以来,美国特朗普政府挑起的贸易战频频引发各国强烈反制。继加拿大、墨西哥启动反击行动后,7月6日,中国被迫对340亿美元美国商品加征关税。同一天,俄罗斯也宣布将对美国部分商品加征关税。

在这场关乎全球产业链各方利益的贸易战下,不仅需要有强大的谈判筹码,还得具备相当的实力。而中国的“底气”就来自于13亿人的强大内需市场。短期而言,中美贸易摩擦对中国经济会产生一定影响,部分中国企业会“吃点苦头”,但从中远期来看,这种影响仍然是可控的。中国经济是比较典型的大国经济,经济总量以及源自内部的需求极其庞大,足以帮助中国实现经济结构的转型需求,实现由内需驱动的增长模式,将经济增长潜力充分地释放出来。只有沉下心来,踏踏实实地把内需搞好,苦练“内功”,才能有效地应对国内外各种严峻的挑战。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潘晓娟

7月6日,美国正式对340亿美元中国产品加征25%的关税,打响中美贸易战“第一枪”。同一时间,中国商务部作出回应称,美国征税行为是典型的贸易霸凌主义,正在严重危害全球产业链和价值链安全,阻碍全球经济复苏步伐,引发全球市场动荡,还将波及全球更多无辜的跨国公司、一般企业和普通消费者,不但无助、还将有损于美国企业和人民利益。

7月7日,中央政策研究室原副主任郑新立在出席中央财经大学举办的中国征信发展论坛时表示,“中美贸易战打响之后,对中国现代化的进程、对中国的经济发展等都会带来一定的影响。业内专家学者要把应对贸易战作为第一位的大事进行研究,提出良好的政策建议。”

贸易战实质是要打乱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郑新立强调,“大家都很关心中美贸易战,中美贸易战的本质就是在阻止中国现代化的进程。所谓的贸易逆差,不过是个由头而已,中美贸易逆差是由中美之间各自在世界经济体系的经济功能定位所决定的。”

“首先,美国能够有那么大的贸易逆差,实现双赤字政策,根本原因在于其国内的问题,而不是国际上的问题。就是美国的储蓄非常低,有些年储蓄是负的,必须通过进口才能满足消费的需要。另外,美元作为储蓄货币,美元要走出国门,必须通过贸易赤字把货币发出去,发出去之后还要回流到美国。我们通过贸易顺差拿了很多美元,我们拿到美元之后,要买美元国债,支持美元保持坚挺的地位。”郑新立分析指出,别的国家想搞赤字,想搞贸易逆差,想把自己的货币成为全世界的储蓄货币,没有这个资格,只有美国有资格。特朗普拿这个来说事,目的不在于此,目的在于取消中国的发展权,否认中国的发展权,打乱中国的现代化进程。

作为发展中国家,要想实现自己的发展,不能总出口资源,而要通过出口资源换回技术,这样的才能实现不断的发展和进步。“中国在40年的改革开放过程中,从开始引进到引进消化吸收再创新,取得的创新成果越来越多。在国际技术贸易市场上,我们花了很大的代价,买了一些技术消化之后,创新形成了一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技术。以去年美中服务贸易为例,有500亿美元的逆差,这500亿美元的逆差,大部分都是购买美国的专利。”郑新立说,按照市场交易,我们获得了技术,完完全全是符合WTO原则的。而美国拿这个来说事,目的就是自己可以搞发展、搞创新,却不允许别的国家去发展创新,这实在是太没有逻辑。

郑新立提醒,美国很清楚,贸易逆差没关系,可以进口全世界的好东西,来供美国过好日子。美国打贸易战,目的就在于维护美元的全球主要储备货币的地位,为了维护这个地位,很可能会搞垮对手的金融体系,对此我们必须要高度警惕。

关键的立足点就是扩大内需

人们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是:现在怎么应对?怎么能够打赢这场贸易战?中国(海南)改革发展研究院院长迟福林对中国经济导报记者说:“应对贸易保护主义、单边保护,如何打好与美国的贸易战,根本点和自己的‘本钱’在哪里,这都是需要认真分析的。我们最大的优势、最大的‘本钱’,在于我们有巨大的内需。”

迟福林介绍,当前的国际形势比较复杂,在国际经济面临矛盾的情况下,要以扩大内需为重要目标,来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我国正正处在经济转型的历史关键点,如何推动适应工业化后期的发展趋势,推动以服务业为重点的产业发展,从而形成以现代服务业为重点、建立服务型经济体系,这是一个大趋势。

“应对贸易保护主义的挑战,根本的问题是要把立足点放在内需上,政府与市场在扩大内需方面要发挥好各自的作用。”迟福林分析说,只要真正把自己的内需做好了,我们就有条件打赢这场贸易战,就能够保持未来稳定持续的经济增长。所以说,从国内看立足点就是要放在扩大内需上。

对于中美贸易战,迟福林的观点是,“长期影响大于短期影响,间接影响大于直接影响,多边影响大于单边影响。”这是战略性的挑战,中国只有作出战略性的选择,选择重点发挥好自己内需的力量,发挥好对于全球的作用,就会立于不败之地,有效地应对内外各种各样的严峻挑战。

发展服务贸易,塑造良好营商环境

郑新立分析指出,发展服务贸易有助于我们打赢这场贸易战。“今后一个时期,我国第一二产业增长空间最多是质量提高、品质改善,从数量上不可能有太多的增加,最大的增长空间在于第三产业。第三产业中传统的第三产业,比如交通运输、商务、餐饮、电子商务的规模都已经超过美国,主要是在公共服务业与生产性服务业方面与美国的差距比较大。比如说,美国有300万个律师、300万个会计师、300万个审计师,总计将近1000万人的市场中介组织,在维护着市场的稳定。而我们在这方面却有一定的差距,所以,发展公共服务业,应该成为我国今后经济增长的重点。这就需要我们通过政府的作用,包括通过PPP,把原来政府承担的事情,放手由民间资本来做,让企业来做。比如放手让民间资本来进行投资办学、办医院,政府就是制定标准和进行监管。另外,公益性事业要给予优惠政策,这样公共服务就搞起来了。”

“中国与美国经济发展最大的差距,就体现在公共服务和生产性服务业方面,这两个产业的发展空间在6.7万亿美元左右,大约是30多万亿元人民币的空间。人们坐在屋子里面想象不出来服务业怎么可以做得那么大,到美国一看就知道了。如果中美贸易没有什么摩擦,美国正好可以利用中国发展服务业的机会,利用服务业对外开放、放开外资进入的机遇,来帮助中国把服务业发展起来。”郑新立分析说,美国可以赚更多的钱,去年美国对中国的服务是500亿美元顺差,它将来也可以做到1000~1500亿美元,从而可以使中美贸易逆差缩小。很可惜特朗普现在搞的这些措施,不是沿着正确的道路,而是沿着错误的方向往下走。

应对中美贸易战,还要按照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主要矛盾的转变,把乡村振兴作为经济增长的最大新动能。正如郑新立所谈到的,如果把农业现代化、新农村建设、农民市民化、特色小镇建设这四件事干好了,也将会释放出巨量的投资与消费需求。

“把内需搞上去,关键问题是搞好营商环境。目前,我们的营商环境有所改善,几年中从全球排名96位上升到78位,但是在G20里面是处在后五位。更为重要的是,国内国际市场高度融合,很多资本可以选择国际,也可以选择国内。如果没有好的营商环境,没有与全球相比竞争力较强的营商环境,很多的资本就会从中国流出。”迟福林提醒,营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需要从以下三方面来加以推进:

一是扩大内需,发展实体经济。重要的问题在于,必须大幅减少企业成本、税收成本与制度性交易成本。要扩大内需,创造良好的营商环境,重要的一条就是要明显减少企业的税负成本与制度性交易成本。

二是创新体制机制。没有创新体制的突破,很难使创新成为扩大内需、拉动增长的第一推动力。应该说,这面临着多方面的矛盾与挑战。改革开放40年总结的成功经验就是,“把门打开,把市场打开,把激励搞活。”。

三是放开或者全面放开服务业市场,发展服务型经济。在经济全球化保持主动,重要的一点是加快服务业开放。目前为止,工业领域的市场是放开的,在服务领域50%左右是行政垄断、市场垄断,教育、医疗、健康、文化垄断的很严重,油气市场垄断比较多。这些垄断制约了服务业的发展,制约了以服务贸易为重点的对外贸易的发展。作为贸易大国,进入以服务贸易为主的经济新阶段,必须要全面发展服务型经济。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