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互联网+”,让养老不必大兴土木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7-12 16:50

 浙江省平湖市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采用“互联网+”智慧养老模式,老人来到这里可以在大屏幕上点击预约参与健康检查和棋牌、书画、乒乓球等各项活动。崔立勇/摄

浙江省平湖市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采用“互联网+”智慧养老模式,老人来到这里可以在大屏幕上点击预约参与健康检查和棋牌、书画、乒乓球等各项活动。崔立勇/摄

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崔立勇

缪新民老人今年74岁,身体很硬朗。他掏出社区发给自己的特制老年手机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只要按一下“SOS”键,手机就可以拨通智慧养老服务平台。即便不讲话,平台也可以通过手机准确定位,第一时间安排医院前来帮助。

“年纪大了,总有不如意的地方。手机给我加了一道保险。”缪新民说,远在新加坡的子女如今对自己放心多了。

据了解,随身携带这种手机的老年人在浙江省平湖市还有很多。这座距离上海不到100公里的城市,不仅通过手机这个终端电子设备将老人接入了互联网,而且正在逐步建立起“互联网+养老服务”的大体系。

三方力量搭建智慧养老平台

当湖街道水洞埭社区地处平湖市中心城区,有151幢住宅楼,也有不少平房小区。目前共有3421户,8981人。其中,60岁以上老人2784人,占比31%。

为了满足社区的养老需求,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2016年开业运营,这是平湖市首个采用“互联网+”智慧养老模式的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为1500多名老人提供交流、休闲、娱乐、助餐、助浴、上门服务。这也是一家典型的老年人日间照料中心——老年人继续生活在自己熟悉的家庭和社区环境中,半失能老年人白天到中心接受生活照料、保健康复、娱乐休闲等日间服务,晚上回家享受家庭之乐,生活能够自理的老年人则可以便捷地享受到中心提供的综合生活服务。

韩利玉老人将手中一元硬币大小的智能IC卡轻轻一划,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的大屏幕上就显示出她的基本信息和来到照料中心的总次数。她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IC卡个头虽小用处很大,用它可以在网上预约免费健康检查、生活指导等,也可以订餐和预约照料中心内部足浴室、棋牌室、乒乓球室、书画室、手工室的活动。

据了解,平湖市正在积极探索符合社区实际的养老模式,依托“互联网+”对照料中心实现智能化服务和管理,以社会化运营的模式,为老年人提供专业化服务。

与以往养老方式最大的不同,在“互联网+”技术的帮助下,老年人享受到的服务有了越来越多科技要素的默默支撑。以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为例,三方面的力量搭建起智慧养老平台:起主导作用的政府、引进的日立解决方案公司提供“互联网+”技术和整个信息化系统,以及负责运营的第三方社会组织。

解决养老是不是一定要大兴土木、兴建很多养老院呢?日立解决方案(中国)有限公司董事总经理张若皓给出了否定的回答。他说,大多数老人的养老并不等于躺在养老院的床上,我国大多数城市执行“9073”养老模式(90%居家养老、7%社区养老、3%机构养老),让97%的老人更高质量地生活,这是科技应该承担的责任。

“现地化”满足老人的个性化需求

预计到2020年,全国60岁以上老年人口将达2.55亿人左右,占总人口比例约17.8%;高龄老年人将增加到约2900万人,独居和空巢老年人约1.18亿人。

“互联网+养老服务”新模式的产生既来自老龄化趋势的压力,另一方面来自技术演进的推动,互联网、云计算、可穿戴设备等新一代技术催生新的养老方式,特别是让为老人提供专业而个性化的护理看护、康复照料服务成为可能。

2017年底发布的《“十三五”国家老龄事业发展和养老体系建设规划》提出:“实施‘互联网+’养老工程。支持社区、养老服务机构、社会组织和企业利用物联网、移动互联网和云计算、大数据等信息技术,开发应用智能终端和居家社区养老服务智慧平台、信息系统、APP应用、微信公众号等。”

张若皓表示,以往养老信息系统常常被当作是养老机构的应用软件,是从管理人员角度出发,让管理更高效,如今的信息系统则是从老人的视角出发,目的是更好地满足老人的实际需求。

事实上,“互联网+养老”并非凭空建“云”,而是要以踏踏实实的“落地”为基础。“现地化”是张若皓最为看重的关键要素。他告诉记者,建立智慧养老服务平台之初,就要挨家挨户去对每一位老人进行上门评估,真正了解老人的状况和养老要求,“互联网+”因此有了宝贵的依据。

与水洞埭社区居家养老服务照料中心类似,日立解决方案已经在常州、济南、武汉等地为60多家养老机构提供智慧养老的技术支持。张若皓分析说,即便是在智慧养老服务较为集中的长三角区域,各地老年人因为生活习惯的差异,所需要的服务也千差万别,例如有的社区对跳舞的舞台要求高,有的社区最大的需要是老年大学。

据了解,日立解决方案也将日本的养老经验引入中国,包括走廊扶手的设计、坐便器的尺寸和电源插座的高度等细节。然而,“现地化”的要求还是必须让部分地方做出改变。例如,吹箭是日本老年人非常喜欢的锻炼心肺功能的活动,然而引进后发现中国老人并不感兴趣,因此这个房间就要让位给其他活动。为了让老人更容易地通过手机或触摸屏获得互联网的服务,智慧养老服务平台也在想方设法减少老人按键的次数。

老人大数据政策制定提供重要参考

“互联网+养老服务”的成功依赖于信息共享。数据宝贵,有关老人的大数据尤其宝贵。

据了解,地方政府负责养老工作的民政部门通常只掌握老人的年龄、住址、电话、家庭成员等基本信息,并没有拿到有关老人身体状况和就医经历等资料,更不用说老人的养老需求和生活爱好等非常繁杂的大数据。

我国政府很早就注意到这一短板。《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全面放开养老服务市场提升养老服务质量的若干意见》提出:“打通养老服务信息共享渠道,推进社区综合服务信息平台与户籍、医疗、社会保障等信息资源对接,促进养老服务公共信息资源向各类养老服务机构开放。”

“互联网+养老服务”本身正在积累宝贵的大数据。韩利玉老人告诉中国经济导报记者,很多老人都喜欢提前一周到照料中心订餐,价格便宜味道好,有的老人还会将没吃完的午饭打包带回家当作晚餐。记者了解到,在这背后,老人爱吃哪些菜以往只有厨房知道,如今通过“互联网+”技术,这些信息会第一时间到达养老决策部门负责人的电脑上。

老人多长时间来一趟社区、停留多长时间、喜欢参与何种活动、智能手环上的心律……当这些看似平常的数据积累到一定级数,就可以分析出老人的“轨迹”,为医疗机构的患者病情评估、政府部门的医保费用预测乃至为整个养老行业的科学发展提供重要参考。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