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力行业煤控面临四大挑战,陕西率先探索“优旧迎新”

中国经济导报-中国发展网 2018-08-16 15:53

中国经济导报实习记者|周逸然

进入“十三五”时期以来,我国电力行业煤控取得较大进展,非化石能源比重不断提高且电力消费增速趋缓,电力消费增长稳定且投资增速放缓。同时,电力行业煤控也面临着诸如电力消费超预期增长以及全球气候变暖等挑战。陕西省作为电力行业煤控的主战场,其电力行业煤控挑战巨大。为贯彻落实《陕西省“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华北电力大学副教授袁家海指出,陕西应在提高燃煤发电效率的基础上着力发展光伏和风电,同时加大外省外区电力的引入,以优化全省的能源结构。

电力行业煤控机遇与挑战并存

“当前,我国电力行业面临着非化石能源比重不断提高且电力消费增速趋缓的趋势,预计电力行业煤炭消费总量在2020年达到峰值。”袁家海表示,“十三五”以来,电力煤耗虽较2015年有所增加,仍未超2014年水平,符合预期。然而,电力需求增速较快,2016~2017年,电力需求增速分别为5%和6%,2018年1~6月份电力消费增长已达到9.4%。袁家海表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影响及夏季气温负荷等因素,出于稳健考虑,预计2018全年用电增速仍将延续高位,增速在6.6%~8%之间;“十三五”后期,预计电力需求年均增速应为5.68%。

在袁家海看来,目前我国电力行业煤控同时面临着机遇与挑战。当前,我国电力行业的消费增长稳定,投资增速放缓,这意味着能耗没有大幅反弹空间,有利于电力控煤。一方面,清洁能源作为增量需求的主力,成为用电量增长的重要支撑,风电、光伏装机增加,弃风弃光现象得到缓解;另一方面,随着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不断提高,气电、抽蓄等灵活电源不足,煤电承担灵活服务功能的需求增加,推动煤电行业进行重新定位。

与此同时,袁家海表示,电力行业煤控也面临着四大挑战。其一,电力消费超预期增长。2018年1~6月份电力消费的快速增长导致规模以上发电增长8.3%,火电发电量同比增长8%,超过原有预期。其二,经济增长与电力需求关系进一步复杂化。当前,我们正处在新旧动能转换时期,要把握电力消费增长态势变得更加困难。其三,取暖电能替代项目的实施将进一步增加电力需求的不确定性。其四,全球气候变暖所导致的气候异常对电力负荷的影响显著。

煤控工作要加强路径探索

袁家海指出,煤电产能仍然过剩。虽然电力消费有短期反弹迹象,但通过火电利用率仍持续低下。在项目核准权下放后,煤电项目大批上马,落后产能淘汰规模有限,煤电仍面临产能过剩问题,煤电去产能工作必须保持政策定力。

但袁家海同时表示,我国的平均供电煤耗已降低到309克标煤/千瓦时,低于“十三五”规划中的310克标煤/千瓦时,预计2020年在11亿千瓦装机目标下,煤电利用小时数在4200小时即可满足7.5万亿千瓦时的用电需求。除此之外,我国可再生电力供应持续增加。截至2017年底,我国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容量6.7亿千瓦,占总发电装机容量的比重为37.7%,弃风弃光大幅改善。根据实际装机进展,2020年非化石能源发电装机占比有望提升至43%~45%。

那么,未来的煤控工作应如何开展呢?袁家海提出了三种途径:

第一,通过需求响应减少供应侧装机需求,避免不必要的煤电新增机组。

第二,利用经济调度进一步发掘控煤空间。在实现安全和一定电能质量要求的状况下最大程度地强化系统经济性,用最少的燃料消耗量确保对用户进行充足供电。比如,可以实施两部制定价:据机组可用性以每千瓦/年支付容量价格,或基于机组发电量以人民币每千瓦时支付的能源价格,补偿经济调度实施后运行时间缩短的发电机;或者实施跨省电力交易的分配调整机制和批发电价与(管制)零售电价的传导机制。

第三,着力强化可再生能源替代,强化可再生电力消纳。袁家海提出,风电在发展布局转移后仍有较大释放空间。“十三五”以来,非化石能源装机占比已达到39%,未来三年光伏发电将继续保持快速增长,预计在2020年可达到43%~45%。

陕西应着力发展光伏和风电

陕西省作为电力行业煤控的主战场之一,其电力行业煤控挑战巨大。《陕西省“十三五”节能减排综合工作方案》提出,到2020年,煤炭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下降到70%左右,非化石能源占能源消费总量比重达到13%,天然气占一次能源消费量的13%左右。袁家海表示,“考虑到陕西的资源条件和经济发展阶段,陕西省要达到煤炭消费控制目标仍存在较大挑战。”

就用电量增速而言,陕西省用电量相比2011年前高速增长,2011年以来进入中低速增长期;自2015年探底后,稳步回升,近两年都保持较高的增长,且明显高于全国水平。就用电量的产业分布来看,陕西省三产用电量稳步增长且体量逐步扩大,其二产用电量增速整体与全社会用电量增速相似,受化工、水泥、钢铁和有色冶炼行业用电升温影响,陕西省工业用电需求加大,尤其是重工业用电保持高速增长。就电源装机结构而言,2011年,陕西省火电占比90.08%。2017年,新能源增长尤为迅速占比达到20%。风水光伏装机占比低于全国平均9个百分点;风光发电量占比4.7%,完成2020年国家非水可再生能源引导目标(10%)距离甚远。

综合经济发展水平、电力消费水平和电源结构现状,陕西省电力行业煤控挑战巨大。那么,应该如何应对陕西省电力煤控面对的一系列问题,进一步推进陕西省电力煤控呢?袁家海表示,陕西省应该“优旧迎新”,即在提高燃煤发电效率的基础上着力发展光伏和风电,同时加大外省外区电力的引入,以优化陕西省的能源结构。

首先,适当建设高效煤电机组,优化电网结构。其次,以汾渭平原空气质量改善目标倒逼落后产能退出机制,加速淘汰落后机组。并依靠现有机组发展超低排放燃煤热电联产集中供热,加快建设30万千瓦以下机组背压式供热改造,改善陕西煤电效率。另外,优化能源结构,大力发展可再生能源,解决好电网接入和输出通道问题。与此同时,完善跨省跨区输电建设,既要把陕北榆林的可再生能源消纳好,也适度提升区外来电比例,减少陕西省内的煤电使用。

责编:孙靖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