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力才是影响力

网络占卜涌动,迷信不只是老年人的“专利”

半月谈 2019-10-09 19:37

近几年,在各个占卜App、网站注册的青年数量激增,以“水逆”为代表的占星术语红极一时。

越来越多的彷徨青年加入互联网占卜的行列。“心理学+塔罗牌”火热出炉的配方声称能够“疗愈你,不再有苦恼”。

95后为80后“安排”人生

近日,一名通过某直播平台算命敛财的年轻“大师”落入法网。

2018年上半年,80后李某关注到直播分享风水观点的“大师”高某。大师仅20多岁,但“神通广大”——算命、请符、驱鬼、转运、超度亡灵都不在话下。自觉运势不佳的李某被吸引了。

李某很快对大师敞开心扉,“高大师”对其运势不佳的解释是“有先祖的灵魂跟着”,她通过直播向李某念咒语,并建议其在家中供奉一幅水墨画,以改善风水、调整运势。

要想使这幅画转运有效,必须从大师处购买,一幅画3888.88元。事实上,这幅画在淘宝购买包邮才50元。

3年间,高某还利用直播平台结识了另外3人,并以驱鬼、请符、开天眼等名义,骗取钱财3万余元、5400元、8600元。

半月谈记者调查发现,占卜的风气在青年群体中不断蔓延。一些火爆的占卜微信公众号粉丝高达数百万。有的年轻人早上睁开眼,要先查看运势、黄历,再安排一天的活动。

看到市场需求旺盛,一些曾经的问卜者也摇身一变,在购买线上课程、读过几本相关书籍后自诩为“大师”,开始“疗愈”他人。

甚至在个别地方,还形成了“学生算、算学生、一起传销卖水晶”的氛围。水晶因被占卜师赋予“转运、通灵、守护”等功效,在一些大学生中需求旺盛,通常与占卜等咨询业务搭配出售。

在一些大四学生的朋友圈,记者发现了“代理价500元降至299元”“周返点15%”等字眼,以及“一级代理”“二级代理”“三级代理”“先交代理费”等疑似传销的做法。

当询问如何代理水晶时,一名学生代理回复“先交代理费。如果有资源,直接给你升二级代理。否则从三级代理开始做,成为我的下线”。

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

据调查,部分占卜者是心理学在读生或毕业生,有些是广告从业者和编剧。他们从事占卜只是因为“来钱快”。以塔罗占卜为例,解答一个问题收费68元,收入不菲,这还不包括销售“能量水晶”“击退水逆”喷雾,替人“调频、做法、通灵”,以及一对一占卜授课等更高价服务的收入。一名网友发来的与占卜时的对话截图

一名网友发来的与占卜时的对话截图

在占卜师扎堆的同时,知识付费等内容创业潮,催生出越来越多垂直类占卜App和孵化占卜师的民间培训机构。

“门槛低,从业者越来越多……有神婆一年‘坑’出一套房。”从业者于某说,除少数诈骗金额巨大被公安机关“盯上”,其余大部分纠纷少有人管。

——打造完美人设,购买粉丝伪造反馈。半月谈记者在摸底调查时获得的某高校女生传销水晶的“价目表”

半月谈记者在摸底调查时获得的某高校女生传销水晶的“价目表”

占卜师深谙,增强可信度、信任感是诱导问卜者下单的关键因素。为扩大客户覆盖面,占卜师在微博上买粉丝,买微信号,打造影响力。他们大多还熟练混迹于直播平台、贴吧、社交网络评论区,为自己打广告,拓展客户。

积累到一定程度即可“开店”。不少淘宝店铺占卜师单次占卜的月销量可达四五千;微博平台大量占卜师的粉丝在10万、100万以上。

——占卜免费,想化解掏钱莫停。

新一代占卜师的“套路”并不新鲜。“他们通过预测不祥事件引发你的惶恐。当你问‘如何化解’时,就要么卖你灵器,要么给你‘做法’,变相收费。”于某说。

——说好帮我预测未来,给完钱就人间蒸发。

“给我合盘时,出现了前后矛盾的说法。”90后问卜者佟某说。向占卜师指出之后,对方大怒,指责她“心不诚”,然后拉黑她微信,钱也不退了。

不少占卜师在交流中极其擅长使用“话术” 共情,获取对方信任。“让我觉得特别懂我,帮我排解不良情绪。我知道还有人在微信占卜的时候哭出来。”网友南溪说。

还有男性占卜师利用了解问卜者性格弱点之便,微信骚扰问卜者,发荤段子,或约见面。

遇到这些状况时,不具备社会经验的星象青年除了去朋友圈发布“截图”之外,什么都做不了。

莫让占卜成为青年成长芜杂之地

“不论是小程序,还是App、直播平台,从事经营性服务必须是合法的市场主体,否则就是违法。”天津社会科学院法学院副研究员刘志松说。

部分占卜网站、微信链接还安装“后门”程序进行诈骗,或通过微信敛财后跑路,同属于违法行为。

为何违法却无人监管?专家表示,目前各方确实存在监管不到位的情况,像直播占卜,不仅视频平台应进行内容审核,网监部门也有监管责任。

比起破财,更可怕的是占卜对青年精神层面的暗示和影响。

“虽然多数青年对占卜还没达到信仰的程度,但在‘亚文化圈’影响下,它在青少年群体中传播快、影响广。”刘志松说。

尽管占卜起初只为娱乐,但时间一长就会产生依赖。“世界观、价值观会发生扭曲,误将人生寄托于星宿,而不是把命运掌握在自己手上,因而放弃奋斗。”中国科学院心理研究所教授祝卓宏表示,一些青年的焦虑、不安无处安放,反映了社会、校园提供的心理服务供给不足。

“我们需要完善社会心理救助机制,提升青年个体的心理自愈能力,同时借助互联网相关监管部门的宣教手段让他们认识到,通过占卜实现学业、命运的反转是不切实际的。占卜无法真正消除焦虑,实干才是破解现实问题的解药。”祝卓宏说。

来源:半月谈

责编:唐雅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