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力才是影响力

CMF:提高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要以实体经济为主导

中国发展网 2020-10-16 22:55

中国发展网讯  日前,由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经济学院、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联合主办的CMF宏观经济热点问题研讨会(第14期)于线上举行。本期论坛由中国人民大学一级教授、经济研究所联席所长、中国宏观经济论坛(CMF)联席主席杨瑞龙主持,聚焦“疫情冲击下全球资本流动的加速与人民币资产的发展趋势”,中国人民大学财政金融学院教授何青代表论坛发布CMF中国宏观经济专题报告。报告基于全球资本流动特征以及人民币资产走势,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提高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要以实体经济为主导;二是加速人民币支付结算体系建设,完善我国汇率机制;三是建立第二套体系,做好备用方案;四是吸引外资,同时要防控金融风险爆发;五是坚持双循环发展战略,实现人民币的良性循环。

报告就以下三个核心展开:

一、全球资本加速流动的背景和特征;

二、人民币资产的发展趋势;

三、金融政策以及人民币资产如何应对上述发展趋势。

首先,报告指出,受疫情影响,除中国维持了正经济增长之外,全球经济均出现了衰退,最典型的例子是原油市场需求大幅下跌。针对这种现象,全球央行开足马力,采取积极宽松货币政策来应对此次疫情冲击。美国和欧洲采取了类似的政策,例如通过降低利率、信贷支持和临时监管措施等提供流动性。

疫情冲击后,美元资产的变动使债券市场、货币市场和外汇市场都产生了剧烈的波动。资金大进大出会进一步拉高债台高筑国家的利率水平,同时风险资产也会受到较大影响。新兴市场国家由于经济韧性弱,难以迅速恢复到之前的水平。此外,在美国采取宽松政策之后,外汇市场走势也发生了不同的变化,避险组货币表现更加优异,商品组的货币(澳元加元)贬值更加惨烈。

其次,报告指出,从全球贸易支付结算、金融交易、避险资产等方面来看,人民币资产的重要性在稳步提升。在疫情期间,大部分货币相对美元都处在走弱的情况,而人民币恰恰相反,5月份开始有较大的升值趋势。不可否认,人民币升值还是和美元极度宽松的政策有关。人民币稳定性上升增强了人民币和部分新兴市场国家货币之间的联动性,从股票市场和债券市场来看,人民币资产的吸引力在持续增长。

同时,经济发展恢复背后仍存在风险,可能会加剧逆全球化趋势。中美贸易摩擦会给我国国际贸易、国际金融和国际交易等领域带来较大影响,特别是美国对我国的金融制裁会对人民币资产走势产生影响。

最后,报告基于全球资本流动特征以及人民币资产走势,提出了五点建议。一是提高人民币资产吸引力和人民币国际化程度要以实体经济为主导;二是加速人民币支付结算体系建设,完善我国汇率机制;三是建立第二套体系,做好备用方案;四是吸引外资,同时要防控金融风险爆发;五是坚持双循环发展战略,实现人民币的良性循环。

中银国际有限公司董事长、原中国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曹远征认为,疫情内生于经济,这导致抗疫经济政策变成了内生于经济的经济政策,衰退成了抗疫经济政策的基本代价,为了应对衰退进行的宏观安排已经扭曲。此外,人民币资产正逐渐成为锚。寻锚过程中,资金大进大出形成了新的市场风险,进行海外经营的中国企业应该提高警惕。同时,避险一定要坚持内循环,不仅要做好实体经济,而且也应该做相应安排。

中国人民大学经济研究所副所长、中诚信国际信用评级有限责任公司董事长、总裁闫衍认为,短期来看境外资本流入总体可控,不会导致输入型通胀和人民币过度升值。原因有三点:一是我国货币政策已经实现常态化,二是食品价格因素影响过大,三是国际市场价格持续疲软会传导至国内。此外,从金融部门来看,对外金融负债基本稳定,资本流动对汇率的影响表现较为中性。

上海新金融研究院副院长刘晓春从银行实务角度分析了美国对中国采取金融政策的可能性和路径,他认为,避开SWIFT系统的CIPS系统并非是SWIFT系统的简单替代。美国金融制裁可能体现在对个别银行、个别企业在美元清算上的制裁。同时他还提到,人民币国际化和人民币数字化没有关系,数字化只是人民币的一种表现形式。此外,他认为,金融开放要向金融市场上的各个参与方开放。

中银国际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阐述了疫情冲击给国际资本市场带来的变动,对新兴市场国家的影响,特别是对中国市场的影响。他认为人民币的双向变动是一种常态,企业应该适应这种新常态,加强汇率风险的中性意识。此外,开放的双循环需要高水平的对外开放,是制度性开放。选择汇率市场化的灵活性是大势所趋,要避免使用行政管制的手段干预跨境资本流动。

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经济发展研究室主任徐奇渊研究员认为,当前中美贸易摩擦背景下,金融开放的背景不同以往。疫情冲击下,资本市场下跌程度较大,但之后资产价格恢复速度很快,这说明目前来看基础资产没有问题。倘若疫情持续发展,基础资产也会受到冲击,这是值得高度担忧的问题。此外他还指出,人民币国际化的第一个切入点是利用好人民币债券,第二个角度是和其他国家保持良好的合作关系。

其次,与会嘉宾对怎样更好的对外开放,理顺国际循环以促进国内大循环为主的双循环战略展开了讨论。

闫衍认为,随着中美贸易形势的变化以及国内双循环,人民币债券吸引力会进一步增强。人民币汇率的升值也会带动人民币债券的配置。双循环的背景下,人民币债券投资对境外投资人的吸引力会进一步增强,人民币债券持有量和持有比例都会进一步上升。这会从诸多方向对人民币国际化产生重大的影响。

刘晓春认为,要冷静看待逆全球化问题,既不能轻视也不要过度解读。他从四个角度进行了分析,一是国际公司将会从战略角度对产业链进行重新布局,二是我国目前已经建立了较为完善的工业体系,不必恐慌,三是经济之间是互动的,要利用好这个机会,四是如果真的发生逆全球化,反而会增加投入,有利于促进经济发展。

管涛从大循环和双循环的角度分析了加快国内资本市场发展的重要性。首先,新兴市场国家的金融市场不发达是造成货币危机和债务危机的重要原因;其次,加快国内资本市场发展,有助于提高要素资源的配置效率,避免受制于人;最后,双循环是开放的双循环,我们并不排斥国内的公司继续去海外上市。

曹远征认为,实体经济是皮,金融是毛,皮和毛是相互依存的。金融市场进一步开放对双循环战略的实施至关重要。开放要注意以下三点:一是金融市场开放,二是金融中心一定是以本地为中心的,三是人民币国际化的核心含义是人民币利率覆盖整个世界。

徐奇渊认为,在目前国际经济格局发生重大变化的条件下,我国的货币政策面临重新寻锚的问题。货币政策在双循环背景下需要进行两方面的寻锚,一是汇率寻锚,一是基础利率寻锚。整个货币政策框架在汇率和利率中的寻锚过程,也是宏观调控更加成熟,资本价格和资本市场更加成熟的过程。

责编:宋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