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力才是影响力

郑渊洁回应“购十套房存来信”:那只是消耗品,从来不住不租不卖

红星新闻 2021-01-13 17:07

红星新闻消息,近日,郑渊洁又上了热搜。他在社交平台上给读者们的回复,让人莞尔。

有网友自称“张杰老婆”,郑渊洁回“谢娜你好。别来无恙?……”

有网友说,我是秦霄贤老婆、王俊凯老婆、马嘉祺老婆、丁程鑫老婆……郑渊洁道,“你就是传说中的千手观音?”

还有一些回复让人触动。有网友坦言“不想结婚”,郑渊洁表示,“这是民法典赋予你的权利。”

图据郑渊洁微博

郑渊洁有四座书房:皮皮鲁书房、鲁西西书房、舒克贝塔书房、大灰狼罗克书房。他最喜欢的,是大灰狼罗克书房。

每天凌晨4点半开始,是属于郑渊洁的造梦时间。这个时候,他会准时出现在书房,皮皮鲁、鲁西西、舒克贝塔……他笔下的那些童话人物都从睡梦中苏醒,和无数孩子一同成长。

郑渊洁告诉红星新闻记者,回复读者,已是多年来的习惯。于他而言,读者就是最大的财富。

关于明星“老婆”团:

她们都是孩子 有时学习压力挺大

红星新闻:最近您在社交平台上给读者们的回复上了热搜。怎么看待留言中自称明星“老婆”团的读者们?

郑渊洁:她们为什么特别高兴,(因为)她们都是一些孩子。她们在生活当中有时候压力挺大的,比如考试啦、学习啦。而且有的还未成年,她不可能去做这些事情,她就完全用想象中的这种方式:我是谁谁谁的家属啦、我是谁谁谁的家人啦。但这种方式,只在他们这个年龄群里,不会有任何一个年长的人,而且又是那种有名的人,用这种语境跟他们来交流,是不可能的。

所以,他们突然遇到我这样一个……现在天天有成千上万的“名人太太”在我这儿,我这儿现在就是“妇联”了。其实没关系,他们也没有恶意,其实就是虚拟的。我比较喜欢虚拟的东西,童话就是虚拟的。还有微博,严格地说,也不是面对面的,也是虚拟的。所以我比较接受这种交流方式。

红星新闻:有读者留言,他(她)和母亲都喜欢您的作品,母亲小时候还给您写过信。您回复,‘她小时候给我写的信,现在住在我的房子里,风雨无虞’。这么多年,为什么一直存留着读者的信?

郑渊洁:我就是这样的。最近大家对我比较注意,好像我挺注意回复读者的,在微博上、在抖音上。其实我一直是这样的,只不过最近突然被大家发现了,知道了原来这个人还爱这么一对一地回复。我是这样想的:我如果给他一个回复,他给我留了言,他可能会高兴好多天。

红星新闻:有没有想过,即使不回复也无妨?

郑渊洁:我能回复就回复,包括以前接到信的时候。回复不了,我也会善待这个信,也不会扔掉,可能很少有名人会这样。他会觉得,这样一对一的,又不拿来出版,也没有任何用。但我不是。我觉得,我只要给他一个回复,对我来讲,没什么损害,就是占用点时间。

关于来信:购十套房

不住不租不售 只为安放孩子们的信

红星新闻:据说您购房十套来存放孩子们的信?

郑渊洁:是的。那是90年代的时候,当时百八十万封信,没办法,回不过来,绝大部分连打开都没打开。好像大家对这个房子的价值都比较感兴趣。其实房子对我来讲,它就是一个消耗品。首先从来没住过,其次从来没有出租过,从来没有出售过。

红星新闻:全部用于放信?

郑渊洁:对,还有的放书。但是每月都要交物业费、暖气费,所以说是消耗品。我估计到最后就是开博物馆吧,把这些信展览出来。因为没有人写信了现在,所以非常珍贵。

红星新闻: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小读者们不再写信?

郑渊洁:应该是从2007年开始就少了,慢慢就没有了。因为他们在博客上、微博上......都可以直接联系。

红星新闻:会失落吗?怀念过去的年代吗?

郑渊洁:那也没有,因为现在更方便了。以前那样还要花钱买邮票寄过来,现在因为对方没有花钱,感觉会更好。现在就直接留言,就是微博和抖音。

红星新闻:社交平台上的留言往往更碎片化,而写信可能有更多触及内心深处的自我表达。怎么看待这两者的不同?

郑渊洁:那倒不是,孩子现在想起来就说一句也很好,现在学习那么紧张,其实留几句话也挺好。

红星新闻:房子里的信,后来看过吗?

郑渊洁:没有。但是2010年的时候,我们闭着眼睛从里面抽出了10封信,一封一封地把它打开,然后拍照放到微博上,让大家帮我找这个人。10个人全找到了。最快的一个,我把它晒到微博上以后,18分钟,大家就找到了。他是深圳一个杂志的副主编。他给我写的那封信的时候,他是湖南的一个小学二三年级的孩子。还有医生、广播电台主持人、军人.....后来各地的媒体就开始帮我找,全找到了。

红星新闻:为什么事隔那么多年后寻找他们?

郑渊洁:因为有人在网络上说,微博是无所不能的。他们当时说了一个段子,一个人去洗手间,忘了带卫生纸,就拿出手机来发了一条微博,人家就给他送来了,当时很有名。然后我看了这个以后,我就跟助理说,你去那闭着眼睛给我抽出10封信。我让助理跟我去的,这些信都是没有打开的。抽出来以后,打开一封拍照放到网上,然后找到了再打开下一封。

红星新闻:十个读者全部找到,还记得当时的心情吗?

郑渊洁:就很高兴。其中好几个都见了面了。

图据郑渊洁微博

关于责任:在童话中教会孩子预防性侵

红星新闻:您的童话故事陪伴了一代代少年儿童。当年写作的初衷是什么?

郑渊洁:当时,我写作时21岁,想找一个谋生的方法。被女朋友抛弃了,我觉得没什么出路,很想混出个样子给她的父母看看。因为是她父母的不同意,然后就选择了写作,一直写到今天。

红星新闻:写作对于您意味着什么?

郑渊洁:人到这个世界上,我觉得都是要和别人交流的,都是社会的人。写作对我来讲,除了谋生以外,我认为是我和世界沟通的一个渠道。后来有了大量的读者以后,我觉得通过写作,我就获得了巨大的财富,这个财富其实就是读者。不是钱。钱是一方面,但其实钱这个东西是会贬值的,对吧?读者(这笔)财富就真的是不会贬值的,而且你无法想象它在什么地方。

我举个例子,我是2015年的12月5号到成都西西弗书店去签售。为什么记得这么清楚,(因为)一到现场我就腿就软了,我一看这么多人。签售一共是15个小时。所以我觉得我写作这么多年最大的感受,就是拥有这么多的读者这样的财富。

我的书到现在销售出去了大概是3亿册,从3亿册也可以估算出来读者的数量。还有经常能够从各种渠道获取到信息,比如一家的两代人、三代人是我的读者。当你知道这么多人都知道你,喜欢看你的作品,这种无形的东西,真的特别珍贵。

红星新闻:写作前会考虑读者吗?

郑渊洁:这些年都是要考虑的。因为不能让读者花钱买到一个看到没意思的故事。我都会假设我是一个读者,在看一个故事,我希望它怎么发生,我就怎么写。我的要求是:读者拿起我的书,不管从任意一页翻起,看5分钟,如果还不能吸引他,这个作品就失败了。不是从头看,是从任意一页翻起。这也是我看别人的书的一个标准。我看别人的书都不是从头看,都是随手翻起一页,如果看5分钟,它不能吸引我,这书我就不会再看了。

后来,当书的发行量很大了以后,我还是会有一些责任感。现在我的书每天销售出去3万本。我想,既然孩子喜欢看我的书,那么我是不是就“搂草打兔子”,让他们在看一个特别好的故事的同时,要告诉一些对他们有用的、学校和爸爸妈妈不会告诉他的知识或者常识。打个比方说,安全常识,像《皮皮鲁送你100条命》;比如说法律常识:什么叫性侵?他如果性侵你了,你怎么应对?怎么自我保护?就开始往作品里面放这些东西了,其实效果是很好的。

这几天,在我的微博上,看到一个二十多岁的女生留言,她说,因为看了我的防性侵这样的故事,所以当她第一次遇到这个事的时候,她就知道怎么办,她说非常有效果。因为这些人欺负孩子,他是欺负信息不对称,他认为你不知道。

红星新闻:会给自己的童话作品设定读者的年龄范围吗?

郑渊洁:我觉得严格地说,应该都能看。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没有年龄限制的。但有时在销售过程中,出版社还是把它划分了。比如现在有学龄前的,也有小学生宝典,其实我觉得都可以看。

红星新闻:有观念认为,在成长的过程中,纯真的丧失是必然的。您怎么看?

郑渊洁:我觉得大绝大部分人是会(丧失纯真)的。但是有可能的话,还是应该通过两种方法留住或者找回。一个是接触孩子,比如接触儿女辈、孙子辈;一个是通过阅读,我觉得还是可以找回。找回的话,应该极大地能改善这个人的生存状态。

红星新闻:对接下来的创作有什么计划吗?

郑渊洁:我现在每天还在写作,每天大概写4000字。我是每天早晨4:30到6:30,这样写了36年了。没有一天中断。

责编:刘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