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透力才是影响力

警方通报“柳州女教师辞职被暴打”事件:殴打行为属实,仍在等待伤情鉴定意见

柳州日报-柳州1号 2021-01-13 23:53

柳州日报-柳州1号 消息,2020年10月底,柳州市启乐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钢琴教师韦女士在办理离职时,被公司一名巫姓负责人殴打。事后,韦女士向巫某提出道歉及赔偿事宜,但一直没有结果。1月6日,韦女士向柳报维权哥求助。1月11日,柳州1号发布报道的第二天,巫某接受记者,道出当中缘由,认错并愿意合理赔偿。

韦女士被打入院。

巫某提供了与韦女士的聊天记录。

小编注意到,相关报道发出后引发网友强烈关注。有网友认为,事件可能另有原因;还有网友在同情韦女士的同时,希望公安机关能依法严惩,更有网友直言:“打成这样,为什么只拘留7天?”“打人这么严重,应该重罚。”

网友评论

针对此事件,13日,柳州市公安局鱼峰分局发布通报,全文如下:

2020年11月26日21时50分左右,我分局接到女子韦某报警称,其在桂柳路某小区艺培学校被人殴打。民警出警前往处置,并将韦某及男子巫某带至箭盘山派出所进行调查。

经调查,公安机关认定巫某殴打韦某的行为属实,警方于2020年11月27日依法对巫某处以行政拘留并处罚款的处罚,并告知韦某,按伤情鉴定相关规定,伤情鉴定应在其伤势恢复后进行,若达到轻伤及以上,将依法追究巫某的刑事责任。2020年12月21日韦某出院后,警方已依法呈请鉴定委托。目前,我局仍在等待伤情鉴定意见。

公安机关提醒广大网民,不信谣、不传谣,共同营造清朗的网络空间。

早前报道

恐怖!柳州辞职女教师工资被扣剩10元,还被关门暴打?疑现场录音曝光

“我是正常办理离职,没想到被他打,事情已经发生一个多月了,他没有看望过,也没有一句道歉,更没有任何赔偿。”钢琴教师韦女士在办离职被打骨折,多次向柳州市启乐人教育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启乐艺培”)巫姓负责人提出道歉及赔偿事宜,但一直没有结果。6日,韦女士向向“柳报维权哥”(微信公众号:liubaoweiquan)求助。

韦女士被打入院。

录音中,男子情绪较为激动,其反复称“我已经很克制了。”“你不要挑战我的底线,你不要逼我了。”等等。当女子说带考核单回去考虑一下时,男子当即说:“我最后再说一遍,我叫你放下来,我数三声123……”话音刚落,女子大喊“救命”,现场响起一片杂乱声和哭声。

教师办离职被殴打,打人者曾被拘留

韦女士是一名钢琴教师,2017年初,她应聘成为启乐艺培的兼职教师。2020年10月底,她与同事们接到通知,琴行将降低课酬,不愿意接受降薪的她决定辞职。11月10日,她正式向启乐艺培提出辞职申请。

启乐艺培

11月24日下午,韦女士通过微信咨询公司是否同意她辞职,同一天,她却收到了自己被开除的信息。当天23时许,一封装有《解聘通知书》的快件送到韦女士家中。25日下午,琴行巫姓负责人约韦女士第二天见面,当面结算课时费和押金。

26日晚上,韦女士独自一人到启乐艺培办理离职手续。当时,巫将一份盖有“柳州市鱼峰区启乐人琴行”公章的《启乐艺培考核通知单》交给了她。该考核单详细了列举了考核事项、扣除金额等内容。考核单显示:诋毁造谣机构扣除1000元、擅自调课停课扣罚900元、私自拐带机构学员到自己工作室扣罚1000元、衣冠不整扣罚100元。韦女士称,经过层层考核(扣罚)自己的工资只剩10元,而对于上述种种扣款原因,她认为不符合事实。

“我希望老板提供相关扣款证据,但他没有,我想把考核单拿回家第二天再答复他,他不同意。”韦女士说,就在她准备放下考核单时候,巫将琴行大门关了起来,而后拿起凳子从背后殴打她。随后,韦女士报警求助。

韦女士头上的伤口。

11月27日,市人民医院开具的疾病证明书显示,韦女士全身多处软组织挫裂伤、开放性指骨骨折(左示指)、指关节囊破裂(左示近指间关节囊)、手部指伸肌腱损伤(左示指)、上肢撕脱伤(左示指)。同日,市公安局鱼峰分局开具了一份《行政处罚决定书》。决定书显示,违法行为人(巫姓负责人)使用凳子殴打当事人(韦女士)造成当事人(韦女士)全身多处受伤、左手食指骨折,被处以行政拘留7日及罚款200元。

行政处罚决定书。

停课在家治疗,索赔无下文

“一切在意料之外,没想到他会使用暴力,这个事对我影响很大,现在只要想到当时的情况就觉得恐慌,也有点抑郁。”韦女士称,她现在心里有了阴影。

直到现在,韦女士尚未完全康复,她需要定期到医院换药,这影响到她的正常工作和生活。“骨折的食指需要钢钉固定,不能弹琴;脑袋缝了4针,医生说不排除有后遗症。”

韦女士手部也受了伤。

韦女士表示,让她气愤的是,巫一直没有道歉,更没有承担应承担的赔偿责任。“住院到现在花了1万多元,都是我家人垫付的,他没有任何表示,而这段时间我不得不停课在家休养,收入锐减。”

6日晚上,记者赶到启乐艺培,没有见到琴行巫姓负责人。记者根据该机构对外公布的电话致电咨询,对于是否道歉赔偿这个问题,对方表示“无法证明”。对方曾质疑记者身份,但当记者约见面采访,对方又表示“为什么要跟你见面”?后挂了电话。8日下午,记者再次致电,对方依然表示没有时间。

责编:刘维